李祥:试论成人教育中的国家教育权

admin 万恒娱乐 2019-10-10 11:33:05 2391

   【摘要】国家教育权是国家公权力在教育领域行使的资格和力量,成人教育作为我国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受到国家教育权力系统的控制和制约。继续教育作为针对学校教育之后的全民化教育活动,重点仍然是成人教育活动,结合成人教育中国家教育权力运行特点,从长远来看,成人教育发展与改革应放在继续教育整体统筹背景下进行。当前国家教育权力系统在成人教育中行使权力包括知识的确定、教育行政管理权、教育教学活动实施权、教育管理监督权及惩戒权力等方面,但国家教育权力在成人教育中行使存在权力界限不明、有关法律法规不健全、监督机制缺位、道德失范等问题,国家教育权的行使需要尊重成人学习者的学习主动性和学习自由。

   【关键词】国家教育权/成人教育/国家教育权力系统/运行

  

   国家教育权是国家公权力在教育领域行使的资格和力量,它以国家教育权力系统为重要载体,依据法律赋予的职权决定教育资源的分配、教育活动的规则和教育目标的方向。成人教育作为我国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受到国家教育权力系统的控制和制约,反映出国家主体对成人教育客体的一种外在价值要求。正因国家对成人教育拥有施教权、管理权等教育相关公权力,许多学者也把近些年我国成人教育发展过程中出现的许多问题的责任归咎于国家教育权力系统。正确看待国家教育权力边界,挖掘国家教育权力系统对成人教育的教育权力行使失范表现和深层次根源,为我们更好地行使国家教育权力,促进成人教育健康有序发展具有重要价值和意义。

  

   一、成人教育中国家教育权力运行的特点

   客观地说,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政府在扫盲教育、成人学历提升等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应该值得肯定,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成人学习需求不断扩大与教育资源相对有限之间的矛盾在不断增加,国家教育权力系统在行使教育权力中存在两个方面的非正当性危险,一是教育权力虚无,主动地放弃了部分对成人教育权力的管理权力,一些教育权力机构甚至撤销了成人教育管理机构,将其职权划归职业教育管理机构一起管理,弱化了成人教育的权力行使功能,二是教育权力功能异化,将成人教育看作营利途径,一定程度损害成人教育作为教育的公益性,这些将对成人教育健康发展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

  

   二、当前国家教育权力系统在成人教育中运行的内容

   在我国,国家控制教育教学活动的实施,最初表现为国家举办“官学”,即使是当前一些其他国家如日本也视教师为公务员,充分实现其对教育教学的管理权力。虽然理论上国家不应干涉学校教学的内部事务,但由于国家教育权力系统对学校管理和教师队伍具有评价的权力,因此即使涉及学校的内在性事项国家教育权力系统都可能涉入,如果使用不当,就会造成对现有教育教学活动的严重干扰,相比其他教育形式的改革和转变,成人教育机构设置复杂、领导多重等问题造成成人教育教学活动改革一直较为落后,教师的课程创新和改革动力不足、文凭指挥棒的教育功利目的等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较好解决。

  

   三、当前成人教育中国家教育权力失范及归因

来源地址: